本文摘要:她难过我们没日没夜的照顾她,嘟囔着:“我活了快九十年了,真的比我爸妈兄弟姐妹都要宽。她听后泪流满面,低声道:“六十多年前我二十多岁的时候住在这里,当时你爷爷在这里工作。第二天下午,我和舅舅离开了出院申请,到了病房,看到奶奶已经脱了病号服。

叔叔

那是我奶奶住院的第一天,我去医院休假看望她。舅舅没日没夜的照顾着外婆,眼睛里全是鲜红的血,脸上一副疲惫的样子。我来了之后,他让我替他照顾奶奶。当液体滴出时,我应该及时按下病床前的呼叫按钮。

之后没有护士会换水。听完之后,他躺在靠墙的椅子上。他太累了,他的身心似乎完全被疲劳和困倦所排斥。

他歪着头,闭上眼睛一起睡。我绝食在床边,凝视着铁架上的输液瓶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滴答滴答的输液声在房间里回荡。

我看到吊瓶或吊瓶里的药逐渐增多,快要盖住瓶底的时候,我按下了病床前的按钮。护士换完水后,我的目光就像浅海里的鸽子一样悄悄落在外婆身上。奶奶已经87岁了。

她静静地躺在病床上。她的头发又厚又卷,在脑后梳成一个短髻。

她的脸又矮又憔悴,夕阳下深深的皱纹仿佛是一条干涸的长河,斜靠在额头上。奶奶第二天要去医院检查。医生说检测仪器是德国进口的,省内只有一台,检测费用便宜。

上厕所的时候听到舅舅在卫生间叫,需要听清楚他在给一个亲戚还债。当时我刚刚大学毕业,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学习。除去日常开销,我的月薪很低。

我很想帮助我叔叔,但是我很无助。我的心被悲伤所困扰。那天早上,舅舅从外面跑回来。

他汗流浃背,面带微笑。我是庞加莱。他一定是卖了亲戚的钱,刚从银行取款机里拿回现金。

他急着说要带奶奶去另一栋楼检查,我们就把奶奶哭成了轮椅。我和舅舅领着她进了电梯。考场前排着队,前面有五六个病人。我们静静地等着。

我听到一个病人家属躺在走廊的长椅上说话,说:“这个检查短短几分钟就花了7500元,太贵了。唉,失望的是没有医保。

”我听后大吃一惊,以为这次检查的费用对富人来说微不足道,但对我来说是五个月的收获,对我同样是农民的叔叔来说是一笔巨款。他必须买多少斤小麦和玉米!奶奶静静地躺在轮椅上,闭着眼睛,好像在睡觉而不是在睡觉。她又老又聋,显然听不见别人说什么。轮到奶奶了。

我们老板穿上塑料鞋套,然后开车送她去考场。我和叔叔站在门口。我叔叔告诉我,我永远不要提醒我奶奶这次考试的费用。他担心告诉她后她会拒绝接受化疗,她会崩溃。

我点了点头,心里五味杂陈。舅舅看着我说:“你奶奶已经87岁了,我也已经60多岁了,但我一直在她面前。

我还是个少年。我干完农活回家时,她正躺在门口的凳子上或床上。

我大叫:‘妈妈,我要回去!’只要能听到她的提问,我就做心里的事。我只希望她健康长寿。

”他听着,眼睛红红的,眼里充满了悲伤和疲惫。我说:“叔叔,奶奶身体还是很稳定的,出院也不会好的。

奶奶会好的,会好的!”舅舅绷着脸点点头,眼泪一滴一滴地掉下来。我明明跟奶奶说康复的期待很明确,却时不时的求自己和舅舅。

大约十分钟后,考场的门开了。我们马上进来哭,把她放在轮椅上。到了下午三四点,考试成绩出来了。

我和舅舅都盯着病单,既难过又恐惧。——奶奶得了晚期肺癌!医生说奶奶太老了,不能做手术和化疗。最糟糕的方法就是用根治性化疗来缩短她的寿命。

我叔叔拿着临床表格告诉另一个医生,期待更好的化疗方法。很快,他从医生的办公室回来了,没有看到他的脚步和他悲伤的脸。奶奶不知道自己疾病的临床结果。

她难过我们没日没夜的照顾她,嘟囔着:“我活了快九十年了,真的比我爸妈兄弟姐妹都要宽。我过得很好。我活够了!我又想在医院睡觉了,我想回家,我想回家!”她在嘈杂的病床上回家,用手拍打病床。

突然她看起来像个孩子。舅舅忘了呼吸,说明天带她回家化疗。

奶奶听后很开心。她静了下来,颤抖着躺在床上,眺望着窗外的夕阳。我想象着夕阳在我奶奶朦胧的视野里是什么样子。

可能和几十年前一模一样。也许今天的日落比以前更加美丽多彩。我站在她身边,盯着她。没有了银发,她脸上的皱纹看起来像深深的沟壑,刻着岁月和沧桑。

她的眼睛朦胧而混浊,但充满了善良和优雅。她挂得很紧,看着病床前窗外的夕阳。

她漫不经心地回答了我在窗户上看到的东西。我跑到窗前,城市里的建筑似乎在向天空起伏。我俯在她耳边说:“奶奶,你可以从窗户看到很多建筑,很多街道,很多树,很多人和车。

城市挺大的,一眼就过去了,住着几百万人。”她听后泪流满面,低声道:“六十多年前我二十多岁的时候住在这里,当时你爷爷在这里工作。我们住在城市西部的碧沙岗公园附近。

当时的城市很小,只有几条短短的街道。房子少,人也少。街上人力车很多,看到的车也很少……我经常带你叔叔去碧沙岗公园散步。

那时候你叔叔刚学会走路,还是个小男孩。后来黄河发了洪水。我和你爷爷带你回老家了。

这一次,我们又看了几十年.嘿,我们明天就回家。我这辈子还没有机会来这个城市很久吗?”外婆的话深深震撼了我,让我陷入沉思。从二十多岁开始,一个人已经转回六十多岁,已经成为一个老了,要回到自己生活中去的老人;一个城市,从只有几条短短街道的雏形,经过60多年的春秋,变成了街道纵横交错,人口庞大的大都市。有多少眼泪,多少微笑,多少故事!第二天下午,我和舅舅离开了出院申请,到了病房,看到奶奶已经脱了病号服。

她把病号服扔到床边,颤巍巍地躺在床沿上,就这样弯着鞋下了床。大叔冲向老板。她穿上鞋子。

他干脆留了东西,让我提了个装杂物的包。他背着奶奶下楼了。

当我们离开医院时,奶奶像个孩子一样开心。奶奶出院了,回到家时还卧病在床。我叔叔每天在床边端茶送药。夏天,他集资在县城买了一台空调,安装在奶奶的房间里。

冬天,他每天晚上都会在奶奶的床上敲一个热水瓶暖脚。三年后,奶奶去世了。医生说,在肺癌晚期的情况下,奶奶的寿命缩短得更广。大家都说舅舅的无微不至的服务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。

我经常回想起我奶奶在病房里看夕阳,回忆她说60多年前经常带着叔叔去碧沙岗公园散步。外婆去世后的一个周末,我一个人去碧沙岗公园散步。当时是早春时节,辛夷灿烂入关,桃子富丽入关,樱花肆意入关。我躺在一棵老树下,看着它细长斜斜的枝条,看着它发芽的枝条,心想大概也是60多年前奶奶来这里时的车站吧。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人是有脚的。他们要回头,就要回头,来去自由,所以逃到全国各地;树无脚无根,守天地一方。当我们都离开这座城市时,树仍然睡在同一个地方。这个城市就像一个公共旅馆,接纳我们。

我们定期在这个城市逗留。与城市相比,我们的生命太长,我们的骨肉不如城市里的钢筋和石头那么柔软。我们的生命在一段时间里是脆弱的,就像一朵刻着白色水晶石的花。

我抬头看着远处的建筑,心想如果60年后我还是死的话,我早就风华正茂了。我的生活会怎样?而这个城市会有怎样的命运?我无法预测,所以最后还是让时间给我们一个答案吧。

本文关键词:奶奶,鸭脖娱乐app,舅舅,躺在

本文来源:鸭脖娱乐app官方下载-www.spain-usb.com